大只500登录_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的脸

      发布在:大只500注册网站      评论:0 条评论

文/刘兴亮

01

互联网从业人员都知道,美国的互联网大佬中,有个中国女婿,很风光。此人就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克。其配偶名曰普莉希拉·陈。

普莉希拉·陈的父母为越南华裔,上世纪70年代移居美国,经营中餐馆。追根溯源的话,扎克伯格算的上是中国女婿。中国人重亲缘关系,一个女婿半个儿,何况这么个阔亲戚。富者易为交,平常谈论起来,总觉得他的财富里有咱们一些影子。

很长时间以来,虽然脸书未能进入中国庞大的市场,但作为商人的扎克伯格一度为此做足了准备功课。他很乐于展示自己中国女婿的身份,来北京曾经冒着前些年冬天浓重的雾霾穿着短裤在天安门前晨跑,去清华用中文演讲(真有点家里人的味道),夫唱妇随的戏码堆砌在中国网民的心中。

这么一张青年才俊的脸,配以一位素面朝天的华裔妻子,在中国某座城市的林荫道中牵着手款款散步双宿双栖,叫人嫉妒之余,也大获赞赏。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,称赞这个有为青年的智商跑的比情商快多了,但是情商更像跨栏跑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

02

然而,Facebook并未跑步进入中国市场。

鸡鸣而起,孳孳为利,作为一个商业帝国的掌舵人,扎克伯格显然是精打细算的那类人,脸书在很多国家的攻城拔寨式的商业局面,若无一个精明的、善于审时度势的头脑在背后运筹帷幄,很难做到今天这么大的盘面。因此当他的辛苦付出无法得到更多更超值的回报时,心中的失落和怨怼亦在所难免。

这种潜在的情绪大概引发了一些其它的后果。

03

最近一两年,中美两国伴随着贸易战的硝烟,以及来自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停摆,对立情绪日益加重。就商业而言,这本是不利的形势,任何参与其中的人都应极力避免。商业冲突与政治冲突毕竟是相隔较为遥远的两个领域。「和气生财」是所有商人都谙熟的社交定律,没有人原意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破坏温和团结的商业氛围。

但历史的诡异就在于,频频的意外和事故。

04

前两天美国国会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,有议员向苹果、亚马逊、谷歌、Facebook的CEO问了同一个问题:「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」。另外三个CEO都说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涉及相关问题,只有扎克伯格说:「这是毫无疑问的」。

话说的有些重,让听众颇感意外。

如果撇开不同社会生态体系中的传统差异带来的价值观的分化,那么在一个商人口中说出来的针对另一个领域的针锋相对的指责,背后很难没有利益的牵挂和计算在内。在失去进军中国市场的机会后,传闻扎克伯格硬着头皮认为Facebook不进入中国市场是好事,「我们可以有更多的自由去直抒胸臆,为我们信仰的价值观站台」。

05

无可否认,每个人均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。但自古而今并不缺乏商人们曲言讹世的例子。当他的系列公关行为未能撬开中国市场的时候,美国政府却在脸书试图发行世界范围内的超级电子货币时强行干涉,这时候他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上大肆宣传「中国威胁论」,他说:「如果再拦着我们(发行数字货币),中国就会超越我们」。说来说去,他还是在计算自己的商业版图的扩大或缩小。

就此,我来亮三点:

犹太人在世界范围内的商业运作,为世人塑造了堪称标杆的成功典范。他们所到之处马上团结起来群策群力,以跑马圈地式的集体行动占领某个领域,并且不断外延。这其中有一种沉浸在民族内部的力量,但同时也蕴含着排斥外部和他人的狭隘集体观。历史上,任何以商业为生的民族,无不酝酿着诚信与投机的双重精神。扎克伯格恐怕很难例外。

从此次听证会的行为看,他已经不代表硅谷精神了,同另外三家公司的CEO相比,至少低一个档次。

在美国他大声疾呼,「你们制裁Facebook是想把市场留给中国公司嘛?」并且在视频领域对TikTok进行了失败的抄袭,然而,在印度政府封禁掉TikTok之后,立即抓紧让Instagram进行替代。

企业家要的是创新精神,尤其是互联网时代,十年一个新格局,靠的就是那些投身期间身怀壮志的青年企业家的探索精神。这种更新换代的商业局面不是政治可以比拟的,政治力求的是在不变,常常惧怕改变,否则李鸿章就不会说出「连官都做不了,还能做什么」这样的话了。

虽然中国人看不到脸书,也不能体会这个社交软件的长短深浅。但江湖传闻已足够为扎克伯格的头上抹上一圈绚丽的光环。多少青年以他这样的人为楷模和奋斗目标,从大学即开始创业征程,他几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,举重若轻一眨眼即站到了生活巅峰的案例。成功总是留给有所准备的人的。不粉他粉谁呢?

但随着他的表里不一,两面三刀,估计脱粉会很严重。你脱了没?

Responses

评论已关闭。